搏击周评:武林风关枫搏击能创造一个人的梦!

wushu   ·  2月前   ·   武术新闻

从梨园春到武林风!关枫:搏击能创造一个人的梦!

人物:关枫

从毛头小子到鬓边花白,他进河南台已有18年之久,在梨园春的舞台上一站就是12年,接棒武林风尚不足1年,“一开始没想到会走上武林风的擂台,当时接到领导的电话,感觉特别的突然。”


此前他在梨园春的舞台有一帮铁杆粉丝,戏迷们看到他会给予热情拥抱,但谁曾想武林风主持人的更替却将他推上风口浪尖,所幸他未被外界声音影响,边主持边调整,将所有的评论照单全收,“必须顶上去,必须做好!”


武林风背后的跋涉


第一次站上武林风擂台的时候,显然他与大家想要的感觉是有差距的,“攻击我的言论特别多,我被骂的狗血喷头,有世界末日的感觉,猛的一下很震惊,就觉得我做什么了我?早上醒来突然变成这样了。”


他很认真地看了网上的评论,但没有伤心,没有沮丧,反而把这些看做大家对武林风的关注,“作为男人需要一个成熟的态度,如果回到二十年前,我看到这个可能会话筒一摔,走吧!但现在经历多了,会把这些看做别人给你的建议,这多好啊,有人告诉你语速要快一点,虽然他是用一种很生气的态度在评价。 ”


搏击周评:为什么武林风选择的是你而不是别人?


关枫:我不知道。我甚至一开始都不知道郭晨冬离开,后来才听说,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很多都是后知后觉。


说实话,领导当时和我说的时候,我有点懵,都没说出话来,因为真的没想到,我做梨园春做的好好的,而且当时武林风这样有一段时间了,所以也没去关注这件事,得到这个信息的时候,五味杂陈,压力挺大的,毕竟跨行当了。


8年前我和武林风接触过,当时武林风有一些对外武术交流,但都是传统武术的表演,比如钢板、开棍儿、踢裆,类似“武术全球行”的概念,用我当时的主持风格是没有问题的。但真正的武林风,它是搏击比赛,它的主持风格是完全不一样的,它要的不会是像春节晚会那样的主持风格。



搏击周评:初去武林风时是怎样的情形?


关枫:领导一个电话,我就非常突然的接过武林风的话筒,开始的情况是我能预想到的。你又不是神仙,不可能“咵”一下就变成这个岗位特别契合的人,哪儿有那么大能耐呢?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去年10月我跟武林风去香港,第一站是录播,我什么都不懂,然后第二站直播就去了南京,是一龙播求大战,全球亿万观众瞩目,我非常认真地做了准备,请教搏击方面的一些专业知识,学习怎么去表述,而此前我连播求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只知道一龙。


结果那场直播主持下来,第二天网上所有的评论甚至不堪入目,我就傻了。


搏击周评:拳迷对你的主持风格,最不适应的是哪方面?


关枫:可能就是语速,说我腔调拖得厉害,但我当时完全是按照我综艺的节目,按照我在梨园春、在春节晚会的舞台上去主持的,我哪儿知道你要什么?我之前没看过,只按照我的理解去做,与大家的接受程度和习惯,一定会有出入。


后来我就看网友的评论,不管是什么样的一个方式在评价,谩骂也好人身攻击也好,当然也有很多善意真诚的,我从中收获了很多,我通过大家给的建议,在逐渐调整自己。


搏击周评:现在调整的如何了?


关枫:我每一期都在调整,我现在是搏击界的小学生,还在学习阶段,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在搏击知识的积累上我欠缺太多了。


我特别珍惜每一次录制的时间,因为武林风一次录好几期,加上直播,前面还有垫场赛,这意味着你一次录制的这几期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都是在一个状态当中,跟我做梨园春不一样。


梨园春是一次录一期,这期不好下一期就调整了,这次有问题下次就改正,但武林风一次录好几期,观众不一定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是很煎熬的,因为第一期播出的过程当中我发现问题,但没办法调整,只能等到再下一次录制,这中间我无能为力。


搏击周评:如今你对武林风和自由搏击的理解有多少,怎么评价它?


关枫:武林风在这项运动当中承载了很多,它是一个载体,比如武林风国际化的步伐加快,我们每个月都要到国外去打一场比赛,当华人看到在搏击擂台上双方对垒的时候,他们内心的骄傲和纠结,在任何一项运动中都很难被替代。


之前很多朋友觉得拳台上那种对抗比较暴力血腥,我刚开始看比赛的时候,也觉得有点吓人,血都喷出来了,哇,这就是男人的世界,有点邪乎。现在我看的是技战术,开始融入进去,在这项运动中找到感觉,在我的岗位中不断去解读它。随着中国的自由搏击在全世界地位、水平的体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喜欢它、认可它,现在我也是一个拳迷了。


我觉得自由搏击挺伟大的,它能创造一个人的梦想,我们在擂台上看到的是阳光帅气的运动员,但你想象不到他曾经的样子,他小时候可能是一个特别调皮捣蛋、爱打架的小孩儿,老师管不了,家长拿他没办法,但他在习武之路上,在搏击擂台上,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跨行与跨界的转换


从梨园春到武林风,虽同为主持,但实质却是跨越了一个领域,“吴立新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他说你一边主持梨园春,一边主持武林风,很快就会分裂了,”这看上去是句玩笑话,细细品来却是事实。


如今,河南卫视的三档栏目将他的时间挤占满满,但他仍在不断做出新的尝试,比如《极限挑战》上的这把“玩票”,“当时节目组需要一个既是主持又是裁判的角色,那提到武术自然会想到河南,想到武林风,”就这样他们找到了关枫,“我是带着学习的态度去参与体验的,收获真的很大。”


这次在极限挑战客串主持,于他还有一点意外之喜,“弹幕上很多网友说,诶,这是武林风的主持人关枫,”要知道,以前他更多是被称为梨园春主持人关枫的,“这说明我参与武林风以来,大家渐渐知道我,认可我这个定位了。”


搏击周评:极限挑战和你之前做的节目相比,有哪些不同?


关枫:说实话了解制作流程后,蛮震撼的,录这种节目是有风险的,现场录制要一遍成,绝不可能有第二次,明星没有时间重来,所以想顺利录制,前期要下大功夫,每一个环节每一个岗位都要反复演练,他们会用各种办法进行推敲,有一丁点问题就推倒重来,我都没想到后期剪辑呈现给观众是这样的效果。


搏击周评:网友评论你在节目里给自己“加戏”,你怎么看?


关枫:现场一定要给所有明星让道这是必须做到的,这个我有分寸,至于所谓的加戏,我觉得是这样,你要和整个节目融为一体,我不可能在那儿无动于衷,他毕竟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裁判,他是一个真人秀性质的。


我前期做了一些准备,比如给明星嘉宾起名字,至甄至纯张艺兴,颜值担当孙红雷,点穴达人沙溢,这都不是节目组要求的,导演没给太多限制,也没给太多脚本。但我自己如果不融入节目,人家请我干嘛呀,我要为这份工作负责,尽可能做到最好,我希望让观众觉得这个裁判还蛮有意思,挺萌挺好玩儿的。


搏击周评:梨园春、武林风、极限挑战,这三种完全不同的节目类型,你更擅长或喜欢哪一个?


关枫:都喜欢。我是30岁开始主持的《梨园春》,那时觉得戏曲离自己很遥远,但现在十多年里朝夕相处,就是和一个人在一起也会擦出火花和感情的,所以我现在对戏曲文化已经到了一种热爱的程度。


《武林风》是我跨界刚刚接手的,从去年十月到现在,说实话挺带劲儿的,而《极限挑战》纯粹算是玩票嘛,也是一种跨界的尝试,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去参加。


搏击周评:在河南台这两档节目里,你怎么定义自己的主持风格?


关枫:梨园春是一个很唯美的戏曲节目,它的节奏摆在那,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年轻人接受不了戏曲的原因,但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你不能舍弃传统的精髓。所以在梨园春的舞台上,我延续的是对于传统戏曲文化的理解,包括和节目组、选手之间的交流,是一个邻家大哥的形象,一定要有亲和力,这么多年我在梨园春的舞台上,大家给我的评价也是这样的,真诚亲切。


武林风不一样,武林风需要一种霸气,需要一种血性,你在擂台之上,你说的话所有人都得能信服,只有你一个主持人站在擂台中间,所有焦点都在你这,必须专业、热血,要符合搏击的文化,我在朝这个方向走。


所以这两个团队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武林风的团队我觉得都是爷们,包括女导演都是女汉子,他们最大的区别是气质上的差别。


站上人生的擂台


现在的关枫,经过人生历练岁月沉淀,有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散发着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其实我也有低潮的时候,比如岗位有大的调整,会觉得暗无天日没有未来,事业对男人真的非常非常重要,但我不能把工作的状态带到家里去,只是在心里挺难过,这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出现过不止一次。”


或许,除了阅历给人的无形力量,文化的浸染也造就了他今天的模样,不管是戏曲文化还是武术文化,对人都是有正面影响的,“止戈为武是个很奇妙的事情,在传统文化里,我们可以汲取很多,化作内心的力量,塑造自己的人生。”


搏击周评:在河南台这些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关枫:我是1999年进的河南卫视,到现在18年,好像确实挺久了,但我觉得自己依然很青春。这18年我换了不少岗位,但都是在主持台上,彩票、访谈、婚恋、少儿、健康……各种节目类型我都尝试了,我觉得每一次经历都是给自己的积累,是非常宝贵的。


我在梨园春最久,从无感到热爱,其实接触戏曲久了,感受中国传统文化、传统戏曲的内涵,你会发现我们去弘扬和发展它是有道理的,它能传递很多信息,教授很多道理,它的旋律和韵律,它的味道,长时间接触下来,足以让任何一个人慢慢爱上它。


说实话,现在做梨园春和武林风的主持,作为河南电视台的一员走出去,说出这两大品牌,还是蛮有底气的,是打心底高兴的,因为这是在我们中原传统的武术文化和戏曲文化的基础之上孕育出来的节目,走出去叫的响,得到全国乃至世界观众的认可,我们是很骄傲的。


搏击周评:作为河南两个王牌栏目的主持人,有没有稳坐一哥的感觉?


关枫:我没想过什么一哥,在河南卫视做这两个拳头节目,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觉得更多是一个大哥的感觉,首先年龄到这个份上了,现在河南卫视专门给主持人成立了一个部门,我也带团队,和很多兄弟姐妹一起做事情,是一个老大哥的角色。


搏击周评:有没有想过离开体制内?


关枫:我不反对创业,但我自己从来没想过,走了就会更好吗?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就挺好的。可能我在体制内时间比较长了,从一开始就在这个环境当中去磨练自己。很多人觉得体制内有很多束缚,会束手束脚,但我觉得任何事情都是在发展的。


你要相信在这个环境当中,十多年里你是在不断提升自我的,是在进步的,这个环境给你的足够多,这个环境依然能够让你去看到很多风景,你不见得在这个环境里就被框住了,主要在于你怎么去面对它。


体制内大的环境改变不了,但我相信依然能做出一些事情来,这可能跟一个人的性格有关,我觉得自己现在都还不错,我也蛮热爱这个平台,这个行当。


搏击周评: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不做主持了,有什么规划?


关枫:早晚的事儿。如果不做这一行,不做电视不做主持人了,我真的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反差,一个跨界,让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比如我会去找那么一块地,种一些东西,或者养殖一些东西,我蛮喜欢这种感觉的。


现在工作真的太忙,梨园春、武林风、武林笼中对都是周播,1个月算下来有12期节目,我还有团队管理,还要参与各种活动,能分给家人、分给孩子的时间太少。我甚至没有时间去规划自己,就想着一步一步做好,对得起观众。


期待到50多岁的时候,能赶紧退休。世界那么大,我还没有真正去看过。

0 条回复   |  直到 2月前 | 54 次浏览
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
每日签到
0人
连续签到0天